欢迎光临 南京大屠杀,日军用什么异物凌虐妇女?一位理发师的遭遇令人心碎 - 苏州社保代缴公司

南京大屠杀,日军用什么异物凌虐妇女?一位理发师的遭遇令人心碎

南京大屠杀,是一段沉重又惨痛的历史,80多年前,在依山傍水的金陵古城内,数万名攻陷南京的侵华日军,对南京军民进行了一场惨无人性的大屠杀,30多万同胞不幸殉难,六朝古都南京经历了“活地狱”一般的浩劫,日军屠杀和凌辱我同胞的暴行令整个世界为之震惊! 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之所以惨痛,是因为侵华日军不但肆无忌惮的大规模屠杀南京军民,还为所欲为的奸污凌辱超过两万多的妇女,其手段令人发指。 在长达六周的暴行期间,日军最令人可恨之处,是在奸污妇女的过程中,还采取一种凌虐的方式,以此取乐。特别是经常用异物凌虐妇女的兽行。 那么,在南京大屠杀时,日军用何异物凌虐妇女?一位理发师的遭遇令人心碎。 侵华日军 如今,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资料数不胜数,笔者在翻阅这些史料时,发现了这样一段令人心碎的记载。 上世纪90年代,美籍华人著名女作家张纯如出版《南京大屠杀》一书,在世界上引起轰动,其书籍揭露了许多日军不为人知的暴行,她通过采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收集了大量的证据。 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 关于日军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奸污妇女的暴行,张纯如在《南京大屠杀》书中这样写道:“在南京,日军的人性泯灭和性变态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就像许多日本士兵为排遣反复屠杀的单调乏味而发明各种杀人比赛一样,有些日本士兵因纵欲过度而感到厌倦,于是发明了消遣性的强奸和凌虐游戏。” 通过以上这段描述,我们可以看出日军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并不是单纯的制造屠杀和奸污暴行,而是在奸污妇女的过程中,还伴随着一些惨无人性的“恶作剧”,由此可见,侵华日军在南京街头,制造的累累暴行,已经超出了人类文明的认知,将原始野蛮的真实面目发挥到极致。 南京街头的日本军队 那么,在南京大屠杀中日军是如何凌虐妇女的呢? 张纯如在书中这样写道:“在南京街头,许多女性尸体双腿大张,下面被日本士兵恶意塞进木棍、树枝和杂草等物。一想到日本士兵还用其他异物对南京妇女实施难以忍受的摧残,不禁令人痛苦万分,心灵几乎失去知觉。” 通过以上这段描述,笔者仿如看到了请侵华日军“恶作剧”时那丑恶的嘴脸,这帮灭绝人性的士兵们,以这种卑鄙无耻的方式,凌虐我广大女同胞们,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几乎闻所未闻。这就是南京大屠杀为何如此耻辱和惨痛的原因之一。 民国时期的理发师 笔者认为,本身妇女就是南京大屠杀中,最为凄惨的受害者,日军经常用异物凌虐这些受害妇女,其残忍程度令人心碎,可怜我同胞们,她们的身心受到了前所未有打击。 关于日军用异物凌虐妇女的暴行,《南京大屠杀》一书中还有这样一段令人心碎的记载:“1937年12月22日,日本士兵在通济门附近的街坊内奸污了一位理发师的妻子,并将爆竹塞进她的阴道,然后引爆爆竹将其炸死。” 以上就是有关一位理发师的遭遇,他的妻子受到了日军惨无人性的奸污后,禽兽不如的日军竟然想出用“塞鞭炮”的方式凌虐理发师的妻子,最终被活活虐待而亡。 日军这种凌虐方式,实在是世间之罕见,这哪里还是一支现代军队所能够作出来的暴行,简直是一群来自原始社会的野兽,将我同胞当成他们发泄兽欲的工具。 占领南京的日军 笔者认为,针对以上日军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各种惨无人道的暴行,只有一种原因可以解释,那就是南京街头的侵华日军,已经放下了所有的道德伦理,用各种颠覆人性的兽行,靠凌辱和践踏我同胞而得到快感。 这就是侵华日军在南京街头,犯下的最黑暗丑陋的暴行,可怜我广大同胞们,他们当年的遭遇,不是今天的我们能够想象出来的,因为他们仿如身陷人间地狱。 南京街头妇女 总之,在南京大屠杀中,日军凌虐妇女的暴行,完全颠覆了人类文明的进程,让世人不得不思考,在人类文明如此先进的进程中,为何会出现日本军队这样原始野蛮的军队呢? 读者朋友们您们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请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一起展开讨论吧! 参考资料:张纯如《南京大屠杀》